克里斯蒂恩·迪奥

编辑:撞见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7-10 01:26:03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概述信息栏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克里斯蒂恩·迪奥可称是本世纪最重要的时装设计大师.自从他将第一个优秀时装系列以诸于世之时,就给世界带来了深刻的影响.他成为战后时装界的精神领袖.从那以后,迪奥每一次时装发布都会成为流行趋势,哪怕只是些微妙的变化,也会引起西方社会的骚动.法国的《巴黎观察》驻伦敦记者曾作过一段戏剧性的精彩描绘:
……伦敦八百万居民进入梦乡,万籁俱寂,在弗利特大街上一家权威报纸的办公室里,夜间新闻编辑们睡意朦胧.这时,一位新闻邮差跳下摩托,冲进《每日邮报》这座现代化大楼,将电稿交给值班总编.总编刚一读完目录,便高举手中纸片大叫:“放头版!“这条来自巴黎的新闻是:迪奥在今天的冬装系列中,裙子下摆不再低于膝盖线.弗利特大街的编辑立即抓起电话,接通巴黎,要求提供更详细的内容,字数不限.翌日清晨,英国公民都读到这条特大新闻.这是1953年7月27日之夜.
迪奥之所以成为时髦的化身,这是由于他的第一个系列的成功,即1947年发表的“新造型“象旋风般地震撼了巴黎和整个欧洲、美国,成为本世纪最哄动的时装改革.“新造型“,并不是通常意义的“新样式“或“新款式“,它几乎成为当时时代的象征.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妇女穿着单调:军装化的平肩裙装,笨拙而呆板,带着严峻的战争痕迹.迪奥将这种单调的女装形式变为曲线优美的自然肩形,强调了丰满的胸、纤细的腰肢、圆凸的臀部.这种以细腰大裙为重点的新造型,突出和强调了女性的柔美,让妇女重新焕发女性魅力-这是迪奥的多年梦想,也是人们对和平、对美的梦想.巴黎人欣喜若狂,整个世界都注视着迪奥.正如报界赞誉的,迪奥是最出色的时装天才.
迪奥生于1905年1月21日,法国的格兰维尔一个富有的中产阶级家庭,他的父亲继承了一份并不诱人但足以发达的财产,他们是格兰维尔很受尊敬的家庭.父亲是一个结实的诺曼底人,魁梧的身材加上一个顶大的肚子,这是迪奥家庭饕餮的特征.迪奥的母亲玛德琳,温和、文静,迪奥爱她胜过爱任何人.可以说,迪奥的成功之作“新造型“正是早年母亲的装束给他留下的印象.在他的记忆里,他的母亲通常穿着细腰身的紧身胸衣、合体的上衣和瑟瑟作响的丝绸大裙,每天晚上吻别儿子,留下馨香的气息伴他入梦,母性的爱和母亲的美留给迪奥最美好的回忆.迪奥是五个孩子中第二个儿子,家庭给了他良好的教育和优裕的物质生活条件.迪奥是在和睦、宁静的环境中长大.
迪奥五岁那年,全家迁居巴黎,在巴黎漂亮的第十六区得到一套公寓,那房子的装饰完全是路易时代的华丽风格.迪奥对这所房子充满眷恋之情,在他成名以后总梦想在他的工作室里重现那种优雅的装饰.
学生时代的迪奥,并不是十分顺服的孩子,抗逆心理常常驱使他逃离那个后来又十分怀念的那种舒适的中产阶级生活.他酷爱艺术,曾要求父母同意他学习美术,但遭到拒绝,双亲不希望儿子成为放荡不羁的艺术家的一员.迪奥很不情愿地去读社会科学,目标是当外交官,这与他的志向相去甚远.二十岁是个不安分的年龄,迪奥二十岁那年,正值巴黎举办了一个著名的装饰艺术展览,这个展览中的作品在审美观念上有了很大的突破;当时包豪斯的设计思潮正像巨浪般地影响到建筑、室内装潢等工业设计领域;音乐、文学、美术领域的新浪潮也叩击着年轻迪奥的心扉,他欣喜若狂,“我在新巴黎的四处探求,生活于发现之中……“.
迪奥说服了双亲,转学音乐,很快他就成为巴黎青年艺术家圈子里的一员.他们在酒吧里聚会,高谈阔论.即使迪奥在服兵役期间,他也没有中断和巴黎朋友的厮混.迪奥的艺术爱好与家庭终于产生了日益尖锐的矛盾,迪奥冲着父亲叫:“一个肮脏的中产阶级.“一跺脚走出了家门,而迫使家里允许他搞艺术画廊的计划.
1928年,迪奥和他的朋友在博蒂大街一条破烂的小巷中开设了一个小画廊,他们得到了一些知名或以后出名的画家的支持,他们之中有:毕加索、勃拉克、马蒂斯、贝拉尔和达里,这期间是迪奥回忆里最“美好的时光“,他说“当我们的青春奔向自由,每件事或任何事看来似乎都会成功的.“
迪奥笃信天主,非常迷信.十四岁的时候,有一个吉普赛卜卦者告诉迪奥:你将遭受贫穷,但女人们因你而幸运,你也因她们而获得钱财.对此迪奥深信不疑,他常常说,命运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既有好运,也有厄运,对迪奥来说,厄运被证明同好运一样重要(如果命运让他成为精神的艺术品经销商,那么他永远也不知道自己影响世界时尚的重大能量).
1930年,迪奥家中的一块大镜子突然从墙上坠落,砸成碎片.这不祥的兆头使迪奥家步入倒霉的境地.起先是迪奥的兄弟被一种致命疾病击倒,接着母亲又突然去世,同时他父亲在房地产的投资中失利,迪奥家道中落了.这时世界经济处于一片萧条中,巴黎变成令人沮丧的地方.迪奥迫于无奈前往苏联寻求排遣,归来途中又得悉他的艺术画廊的合伙人也破产了.父亲、妹妹搬回了诺曼底.二十六岁的迪奥只身在巴黎,没有家、没有工作,穷困潦倒,过着入不敷出的生活.不久又身染重病,在朋友的帮助下,到西班牙养病.
病愈后返回巴黎,他和一位乐天派的时装设计家让奥泽恩生活在一起,他鼓励迪奥画时装画.不久,迪奥的画被一家报纸采用了六幅,每幅20法郎-这是迪奥第一次以自己的创造力挣得的钱.从此,他的强烈创作欲促使他学习时装设计,他为一些杂志刊物画时装设计图,一些女帽、头饰商提供设计图样.1935年他满30岁时,仍没有发现自我,仍是生活中踉跄地寻找着.
1937年,经过两年的努力,迪奥在服装设计方面有了很大提高,当时著名设计家罗伯特•皮戈纳请迪奥为他设计一批女装.次年,聘请迪奥为他的设计师.但是,命运又来骚扰这位大师,战争爆发了.迪奥为了躲避,来到法国南部和父亲住在一起.
等迪奥重新回到巴黎,皮戈纳等不及他的到来,就另聘他人.命运又将迪奥幸运地推到了勒隆身边.这是一位时装界老资格的权威,迪奥在他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他成为迪奥走向成功之路的重要人物.在勒隆公司,和迪奥一起的还有皮埃尔•巴尔曼.
在勒隆那儿度过了平稳幸福的四年之后,迪奥认识了法国纺织、金融巨头马赛•博萨克,他要迪奥去改建一家小型女装设计室,迪奥表示:“我真正想做的并不是去复兴小小的加斯东,而是要创造一个新的、以我本人名义命名的时装设计室.在我选择的地区里,我需要一个工作室,里面一切都是新的,从环境、装修到家具,甚至连地址……“迪奥的热忱和真诚感动了博萨克,他相信迪奥的能力,就帮助迪奥买下了蒙田路30号.从此迪奥离开了勒隆公司,开始了他的全新事业-克里斯蒂恩•迪奥设计室.
在通向成功的道路上,迪奥生气勃勃地工作着.这里不能不提到迪奥的三位女性助手,他们是迪奥事业取得成功的基础,工作上举足轻重的人物.雷蒙德是迪奥在勒隆公司时的同事、密友,她是一个令人赞叹的工艺专家,对于不擅长裁剪缝制的迪奥来说,她无疑是极为重要的助手.另外,她对于迪奥的设计思想又是十分理解和赞赏,他们配合默契,心灵相通,迪奥称她为“第二个自我“.玛格丽特是另一位具有一丝不苟的工作精神的工艺师,她永远追求着产品的尽善尽美,宁可缝了拆、拆了缝,哪怕一百次,也坚持返工.迪奥曾说:“我敢肯定,当她全神贯注于一件衣服时,即使世界末日来临,她也一点不会觉察.“布赖卡是迪奥十分推崇的设计,虽然她主管的是帽子部分,但实际上她却像掌管文艺的女神缪斯一样管理并影响着设计室里的一切工作.她使迪奥的设计和工作环境都处于优雅不凡的艺术气氛中.布赖卡的奢侈爱好和美貌与迪奥的求实性格相辅相成,恰好起到必要的平衡作用.三位女士出色地管理着整个工作班子,包括六名优秀的女模特儿.
迪奥公司的开张选定在1947年2月12日,届时将举行首次迪奥的时装作品发布会.“新造型“紧张地孕育着,蒙田路30号笼罩着一种庄重、神秘的气氛,种种的防范措施是为了对付同行的密探行为,设计稿被严格控制起来,服装也一律包裹着,一旦有陌生人出现,整个工作室就如临大敌.就连博萨克也不清楚迪奥的新作情况,直到发布会的前夜他才消除了疑虑,因为工作室的布置已使他确信,明天肯定会一举成功.他说:“我走进房间,发现大厅里紫红色的花束排列得非常漂亮,这正是迪奥本人参与的,我一生中还没有见过如此精致的布置,我便走上楼对她们说,不必担心明天,世界上没有一个研究花的人能创作出如此精美的花束,如我刚才所看见的-明天肯定会取得巨大在成功“.
2月12日上午,著名的“新造型“终于展现在世界面前了.然而,当成功来到的时候,迪奥却不能相信,甚至不敢相信.可是观众们响亮的掌声和激动的欢呼声告诉他:“新造型“成功了,它具有独特的造型线,它有柔美的肩、丰满的胸和细腰宽臀的女性曲线造型,在巴黎眼前出现了一幅久别而又迷人的景象.
“新造型“震撼了巴黎,席卷了欧美.报界纷纷以头版、头条新闻刊出.克里斯蒂恩•迪奥成了世界闻名的时装设计大师,那一年他四十二岁.
由于“新造型“,迪奥获得美国德克萨斯的尼曼•马科斯奖,并专程亲赴美参加授奖仪式.同年秋,他应邀访英,在伦敦受到英王室的热情赞扬.法国政府授予他最高荣誉“荣誉军团奖“,以表彰他使战后法国高级时装业的复兴所作的贡献.
可是,“新造型“掀起的轩然大,还远不止于此.
《哈泼市场》声称:“新造型正是新世界文明的代表,就像联合国一样令人欣喜.““妇女们显得更加年轻,更富有魅力了,她们不再被单调乏味的服装剥夺了女性的美“ “巴黎更为女性化了.“
与此同时,诋毁者则以面料短缺为理由,称“新造型“的裙宽而又长是一种奢侈,“足能浪费八十万套服装“.某女政客痛斥“新造型“是对妇女解放运动的反动.甚至保守的英国政府也同意“英国设计家协会“联合抵制巴黎风格的具体行动.
迪奥访问美国时就遇到了反“新造型“的示威,他总是不断遭到连珠炮式的发问:“迪奥先生,裙子的最佳长度是多少?““你的下一个系列是不是更新的?“
不管是褒是贬,迪奥的“新造型“终于扫除了战争给人们带来的压抑、灰暗情调,将快乐和美重新带给了世界.他以其独特的眼光和天才领导着潮流,他似乎知道什么样的时装将会在什么时候开始流行.继“新造型“之后,他每年都创作出新的系列,每个系列都具有新的意味,其中大多数又都是优美弧曲线的发展.1948年秋,推出“锯齿造型“;1950年的“垂直造型“和“倾斜造型“;1951年的“自然形“和“长线条“;1952年的“波纹曲线型“和“黑影造型“;到1953年著名的“郁金香造型“,在这一系列的设计中其基本造型线都是由“新造型“演化出来的,自然肩形和纤细的腰身仍是造型的主要特点,变化其细部,如裙长、袖口、领口等,为每年新款式的重点.其中最著名的“郁金香造型线“,运用花瓣那样的饱满曲线围绕胸、肩、背、腹,使身体“像充了气体“那样的富有弹性.
令人注目的是1952年迪奥开始放松腰部曲线,提高裙子下摆.1953年秋“圆顶形“系列又将裙底边提高到离地16-17英寸,这就是本篇初曾提到的哄动情景.1954年秋,迪奥发表了“H形线“,是一组更为年轻的造型,腰部不再受到约束.当时美国《哈泼市场》杂志的时装编辑发回美国的电稿称:“H形线“是比“新造型“更重要的发展.时装界声称又一种新的女性诞生了,“1954年的妇女将从无用的细节中解放出来.“
1955年春,迪奥发布了又一重要设计“A形线“造型,他收小肩的幅度,放宽裙子下摆,形成与埃菲尔铁塔相似的“A“字形轮廓.从而又是一个飞跃,即从细腰宽臀到松腰的几何形造型.《时尚》杂志称“A形线“是“巴黎最负众望的线条,这是自毕达哥拉斯以来最美的三角形“.虽然,此话言过其实,但这种造型却在五十年代最为风行.
同年秋,他发表“Y形线“.次年春发表“箭形设计“再次获得喝彩.1957年,迪奥设计室成立十周年,他的最后二个系列是“自由形“和“纺锤形“,在造型上已经完全不同于“新造型“的外部轮廓了.
这十年期间,迪奥公司已成为巨大的跨国性商业公司,经营包括迪奥商标的珠宝首饰、围巾、领带、皮毛、丝袜、化妆品和“迪奥-迪尔曼“牌的鞋子.他似乎主宰着巴黎的时尚,他的声誉达到了顶峰.
不过,迪奥没有象夏奈尔那样富有戏剧性色彩.他比别人更清楚自己的形象,与自己的声望相比显得迟钝、笨拙.他是一个肥胖、寡言和行动迟缓的人,天生羞怯和忧郁,习惯于交叉着双手或摸脑袋,活像一个和蔼的乡村牧师.他嗜好美食,喜欢阅读历史和考古书籍.尽管他已成为服装界的风云人物,可还是十分羞于见人,尤其是在应付紧追不舍的记者们时,为了躲避,他有时藏到了浴室中去.
“新造型“的成功,既是迪奥让妇女穿扮得像花一样的愿望得以实现,也是由于人们长期来对呆板直线形款式的厌倦所致,这充分说明了人们对往日美好生活的怀念.这种款式不仅适用于各种年龄的女性,而且也可以弥补身材上的某些不足,因为裙衬、胸衣之类的辅助性内衣的充分利用是能够体现人体的“新造型“.部分人之所以对“新造型“出现深抱疑虑和踌躇不定,正因为这种款式似曾相识.《哈泼市场》杂志说过,这种新款式实际上是旧造型,是自波烈倡导的服饰革命后便为陈迹的样式.正如前文提及的这款式,是与迪奥母亲的形象-即本世纪初的妇女形象有关的.此处所谓“新“,只不过是历史上出现的螺旋式重复规律的产物,是否定之否定的重复,是对长期流行的直线形女装的逆反心理的表现.这是颇为耐人寻味的流行服装的历史现象.
时代在前进,生活方式日趋发展,迪奥不可能忽视这一点.如果说椭圆线、波浪曲线和郁金香线型是“新造型“的继续,那么,H形线、A形线、Y形线便是新时代的产物,它们彻底摆脱了“新造型“的外轮廓线,重点不再放在曲线上,而是转向松腰、简洁、舒适和松弛.
迪奥的设计重要的一点是他对服装造型线(即外轮廓线)的把握,无论是“新造型“还是“A形线“,都是从整体入手的,亦是代表五十年代的潮流之力作.他始终保持着风格,即典雅的女性美,这种风格一直影响着他的继承者和追随者.
世界舆论一致公认,迪奥不愧为时装新潮流的领导者,在1947年-1957年的十年中,他的每个时装系列都成为时装潮流的最高权威.但迪奥说得好:“没有人能改变时尚,一个大的时装变革之力来自它自身.因为妇女要更女性化,而新造型之被接受正是因为一个全球性的审美和宇宙观的变化.“可以这么说,时尚是设计家以其敏锐的艺术眼光,对当代流行服装加以解释和分析而已.
先天性的内向和忧郁性格以及为下一个系列奋斗的压力迫使迪奥的神经处于紧张之中.他不能抑制他的创作冲动,他夜以继日地工作,无处不画上设计草图,桌布上、饭店帐单上、床罩上、甚至浴盆里,连晚上,梦里想到的都是服装造型.常常为了一个构思,不厌其烦地挑选面料和制作面料.紧张、繁忙之下,他的健康状况每况愈下.幸运之神虽过晚地惠顾到他,但命运之神却又过早地使他离开了时装界.1957年10月,迪奥因健康原因偕雷蒙德到意大利的矿泉城蒙特卡蒂尼去休养.一个阴郁的夜晚,他因心脏病突发,与世长逝,留下了未完成的系列.终年五十二岁.
遗体由专机运回巴黎,人们为这突如其来的噩耗震惊.迪奥公司整幢大楼披上了黑纱,整个巴黎、整个世界时装界都在为他哀悼.葬礼隆重而盛大,设计界同仁、著名艺术家、名流贵妇、面料和饰物生产商和许许多多陌生人都赶来向这位大师致以最后的敬意.
这位时装界的泰斗陨落了,正当他声望鼎盛之际离开了人间,这不能不留给人们,尤其是法兰西人无限的惆怅.
词条标签:
时尚